首页 >> 新濠线上官网-山河带砺:小兵犹如跑龙套,行就行先,无事企两边,打仗死先!

新濠线上官网-山河带砺:小兵犹如跑龙套,行就行先,无事企两边,打仗死先!

2020-01-11 17:27:49

新濠线上官网-山河带砺:小兵犹如跑龙套,行就行先,无事企两边,打仗死先!

新濠线上官网,黄焯祯:九十三岁。

籍 贯:广东清远。

番 号:陆军第六十三军一五三师四五七团三营传达兵。

军 阶:传达兵上士。

抗战忆述:

1、我是清远人,老豆后生时落广州做生意了,经营百货。我有九个兄弟姊妹,一家人住长寿东路。小时候我在带河路读了三年私塾,民国二十七八年十月,日军逼近广州的时候,一家人逃难回到清远乡下,因为家里人口多,有支出没收入,家境逐渐困难。民国二十八年三月,我在清远横石自愿入伍,加入六十三军一五三师四五七旅九一三团,在团部当勤务兵。

2、广东兵最打得是来自下四府的兵(清末,广东将为高州府、雷州府、廉州府、琼州府称为下四府),我们军的师管区就系钦廉师管区。军长老虎头(张瑞贵)招兵一直都中意返佢乡下招。下四府的兵,冇话讲,捱得苦,一日行到晚、打到晚、饿到晚都可以坚持战斗,除非被打散搵唔到部队,从来唔会籴更(开小差)。他们说,当小兵的命就和唱戏跑龙套的一样:行路行先,企就两边,打仗你死先!

3、梅州客家兵不是打仔,他们大都读过书,有文化,因此部队里面的文书、军需、通讯之类的职务,基本上被客家佬揽晒来做。西江、北江兵一般般,中规中矩随大流。你说打能打,冲能冲,你话蛇王(偷懒、贪生怕死)又得。广州市或珠三角的后生好少当兵,要当都是去当伪军,做汉奸。

一张陆军一五三师四五八团机枪营第一连上尉连长的委任令,连长王上尉熙耀籍贯清远。

4、从军官讲,都系下四府的人犀利,他们大多数是行伍出身,本军干训团或教导队毕业。一个一个都是从小兵打上来的,从做班长、排长、连长......一路出生入死,才能晋升为军官。

5、第一次粤北会战,我在四五七旅九一三团做传达兵,送公事落到营连,我看那些当官的,都是在前沿阵地站直身观察敌情,没有动作猥琐,闪缩避子弹,除非听到炮弹声,才预先伏低腰避一下。你要知道,这样做会给士兵们好大的勇气,同时也会提高自己的威望。

6、事实上从整体来讲,广东兵打仗都有番咁上下,冇话怕死。第二次粤北会战,我在三营做传达兵,隔离团的三营,即系四五六团廖益金营,在从化石榴花山打到夯家惨(全营覆没),你说广东兵有冇怕死?

7、第一次粤北会战,四五七旅开始两个团,打完后休整,一点人数,丢那妈,得返一个团多嘀。撞正取消旅一级编制,改成四五七团。

8、第二次粤北会战后,营里送我到师部第二少年队去学习(一五二师为第一少年队),全军十八岁以下的兵仔全部要去。这是军令,轮不到你说想不想去,不去关禁闭。

老兵记错了,队长是刘进麟,不是刘金麟。感谢清远档案馆数码馆藏资料。

学习地点在从化官洞村,队长是刘金麟,一队相当于一连,大概120人左右。早上5:30起床,跑步半小时,上午学文化,下午2:30后到野外进行军事训练。在师部学习了两年,第三年转到军部学习一年,地点在新丰小溪六十三军军部所在地。

9、少年队听讲系师长欧鸿要办的,佢有个侄又系细路,从海南文昌来投奔佢当兵,系师部当差,他与军长张瑞贵感慨:少年失学是很可惜的事情,不如将全军的细路全部召集起来读书训练,当军士培养。

10、老虎头带我们少年队全部队员去过拜祭军部附近的六十三军阵亡烈士墓园,唔知墓园现在怎么样了?我有个心愿,想再一次去拜祭。阵亡的弟兄大都是在对峙一线与日军互相偷袭时死的,也有受伤救治不了去世的。

我们六十三军一五二,一五三师的防区,从增城到从化一线,每天晚上基本像打上班钟一样,每到半夜便全线火爆,上演各种各样的袭击日军活动。

上头交代,冇俾佢停,冇俾佢安乐。要佢冇啖好食,冇觉好训(上头命令,不许停止袭击,不能给日军舒服,要让他们食不甘味,睡不安寝)。

如果我们没有去袭击日军,就肯定是轮到日军来袭击我们了。反正对峙线上,我军无日不苦战,敌军无日不惶恐。一个师三个团,一个团后方修整,两个团前线轮战。

11、大概1944年五六月份,我从少年队结业,回到四五七团后仍然在三营当传达兵,部队还在从化、新丰、增城、龙门一带驻扎。1944年冬天到1945年初,日本人打到了粤北,记得还下了麻粒雪,我们部队在南雄、始兴、江西三南一带和日本人拉锯缠斗,上级话日本仔想打通广州到南昌的路线预备逃跑,死都要拖住,冇俾佢哋走(不给他们跑)。所以日本仔投降时候,部队正在始兴。

12、我在部队年纪偏小,二、三十岁的老兵很关照我。打仗的时候我有点害怕,他们会叫我不用怕,跟着他们就行了。

13、其他部队不知道,我们部队能吃饱,一人一个月四十五斤米,一人一日斤半,实足实,冇花假。饭量大的人未必能吃饱,我倒是可以。行军每人米袋带三日米粮,菜就难讲喇,毕竟是战时嘛,基本上没肉吃,豆腐就经常有,青菜、咸鱼、猪油渣、豆豉经常,如果有肉吃的话,意味着要打大仗了,这是补充体力。

军装有下发,不用给钱,一个季度一套,但布质量很差,穿没两个月,就这里破哪里烂,要自己补衣服。鞋就没有发,一般都是将烂衣服撕成布条,夹住黄麻打草鞋,我不会打有人会阿,老兵会教你打草鞋的,有时候班长干脆帮我打草鞋,一边打一边骂我蠢猪。

—————————————————————————

作者:连阳标统。

原名陈重阳,前媒体人,军史学者。华师大口述史协会首席顾问,关爱抗战老兵网审核组负责人。

上一篇:我爱你,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下一篇:零下三十度也依然坚挺的利器!严酷作业就靠Ta